2007年8月18日 星期六

今天爺爺打了一通電話到苗栗,說他在山上老家。他感冒了還擔心貓爸、貓媽是否出門旅遊已經平安回家了?明明山上比較危險,路又給颱風吹得石頭鬆落堵住了對外道路,他沒辦法進市區,現在跟阿罵兩個在部落,我問他們山上是否還有東西可以吃?他咳得有些厲害,很虛弱的回答我有菜可以煮。我鼻頭酸得有些想哭,我心疼兩個七十幾歲的老人家沒人陪伴。

圖一是貓咪老家牆上的壁畫,每次要回山上看貓爺的時候一定會看到的。爬過了壁畫那個大坡,就到了以前貓咪最愛玩耍的大庭院,庭院可以擺6、7部車車,那以前是拿來曬穀用的。爺爺說我最愛在穀倉裡躲起來照顧那些剛出生的「貓崽子」,等阿罵說要吃飯,才會拎著一身的稻穀上飯桌,阿罵常常就抓著我丟到浴盆裡「川燙」之後才叫我吃飯。

圖二是在院子裡不小心捕捉的畫面,蝴蝶的翅膀破了好幾塊,但是還非常努力的要取花蜜生存。用單眼其實很難捕捉,這是唯一拍得好的一張。多愁善感的我想到了爺爺,我很怕他漸漸變老的感覺,我討厭山上的老吊鐘滴答滴答在跑的聲音、我更恨死了自己現在沒能在他身邊,如果我頭腦夠好,一定沒日沒夜的發明時光機器、或是長生不老的藥....。爸媽,我也是這麼樣的對待你們。可惜我太笨了~

爺,我很想你,下次回去部落我幫你捶捶背。我不會幫你拔白頭髮了,小的時候你常常要我幫你拔白頭髮,一根白頭髮一元順便賺零用錢....,現在我寧願賺好多錢來幫你買青春。如果真的可以用錢買的話,我可以用盡全身的力氣。

1 則留言:

Weihsi 提到...

希望一切安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