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9月7日 星期五

小孩的壞嘴巴 - 殘缺與力爭上游

今天我們班的孩子受傷了,「心」受傷了。她應該是個腦性麻痺的孩子,右手稍微蜷曲萎縮、右腳有些許的行動不便,但是她利用完好左手寫了一手好字,工整美麗。

可是今天一個五年級的孩子,在中午吃飯時嘲笑她的右手,說她是「雞爪功」。我聽到的時候,滿肚子火!可惜他們班導師今天出公差,否則他應該會有寫不完的作業。於是,我請他移請大駕,拿餐盤、飯碗坐到我右手邊的餐桌吃飯,然後他不發一語。

我告訴他吃飽飯後到我班上來,我有些話想當面對他說。畢竟,當孩子做錯事的當下,必須立刻的給予適當的糾正,否則他會認為沒啥大不了。

「你今天這樣說她是故意的還是不是故意的呢?」我問。
「我故意的。」啊~應到這裡真是火大啊!不過我忍下來了。
「為什麼要這樣說她呢?是她惹你生氣了嗎?」
「不是。」
「那是為了什麼呢?」我希望一步一步的引導他。
「因為她很煩,一樣的話講了很多次。」

「那她有說髒話、或是罵你嗎?」
「沒有!」
「好,那你認為這樣取笑她、讓她哭了,是一件好事嗎?」
「不是。」
「你認為她希望自己的手萎縮成那個樣子嗎?你認為她希望這樣子行動不方便嗎?」
「不希望。」
「如果是你,你希望自己變得跟她一樣嗎?」
「不希望!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因為怕被笑,而且行動不方便。」

是的,這是我希望從他嘴巴聽出來的。然後,我拿起我們班那位孩子的國語作業簿,將每一篇他寫的作業仔仔細細的翻給他看。

「你認為寫得好不好看?」
「恩。」他害羞的點頭。
「這是她用左手一筆一畫寫出來的。請問你能用左手寫這樣的字嗎?」
「不能。」他閃過我質問的眼光,輕輕的搖頭。
「可是你今天這樣笑她。老師替她生氣,也替你難過。因為我知道你沒有辦法寫得跟她一樣漂亮的字,你卻這樣故意嘲笑他,這種行為不是好孩子應該做的。」

他沈默了。

我想這樣應該夠了,不需要任他顏面盡失,畢竟孩子有時口直心快。「請你去跟她道歉,並且希望他原諒你,然後再幫忙她拖地,表示你的歉意。」

殘缺的孩子總是自卑,越長越大更是如此。從秋萍的字裡行間裡,我看見她試圖用不殘缺的那一部份,來彌補身上的缺憾。但是做的越多,卻越覺得不夠,他們汲汲營營的想要得到認同,卻甩不開身上的殘缺。

我最愛的達文西,他總是不能把字完整的拼出來,可是他成就非凡。湯母克魯斯有閱讀障礙,卻是一個知名的演員,舉凡世界鼎鼎大名的人物,幾乎是因為身體的殘缺給他們力爭上游的動力,心裡的自卑不允許他們失敗,也因此造就了如此燦爛的人生。

今天那個孩子的壞嘴巴,著實讓我動了肝火。我更心疼秋萍,她是如此的無辜....,但我相信總有一天,這樣的殘缺會給她莫大的禮物,我總相信....有一失必有一得。

1 則留言:

Matthew 提到...

當你給予正確的指導與糾正之後,小孩的沉默也許代表他真正的有悔意。

真小人的反悔或頑固不悔,至少讓我們看得到,倒是嘴巴不講,心理卻這樣想的小孩最令人難過,因為這種"偽君子"的家庭教育是學校教育難以伸達之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