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

生病的嗨咖


好啦,我現在生病當中,腦袋要爆炸了還是要寫日誌。
這陣子的我,不太瞭解什麼叫做輕鬆,我們辦公室的同仁們相對的也是。上禮拜五,約了一個朋友就直接殺到新竹去黑皮,這著實的不太像兩個老師會做的事情,單純的只是想發洩壓抑在胸口的那股「晦氣」。
對...,一般人完全沒有想到我會去pub,這也是我第一次去PUB,說實在的,那裡其實不是一個髒地方,你不要把自己搞砸的話,那邊真的可以讓人抒解壓力 。那天我兩花的酒錢,連我自己清醒後也覺得很不可思議,幾乎可以買一台液晶電視了。
是,是啦~是震耳欲聾的聲音,把我的壓力有陣碎了一些....,那天昏昏的喝著酒,那天昏昏的回到家,這種情緒久久來一次就好,我不是個專業的酒鬼,我也會不喝,只是不得已喝了幾口。

1 則留言:

東方不敗~真似@! 提到...

摁~偶而紓解一下~也是不錯的方法@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