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7月17日 星期二

一種向上的精神


@photo by - Ming Yu

說明:這篇文章寫於清大圖書館。
莫約兩個禮拜前,我跟小郁去了一趟溪頭。
那裡是個讓夏天感到清風涼爽、氣候宜人的地方。

有趣的是,當天有個夜間導覽的活動,
該飯店的某部門經理替我們為溪頭園區做精彩的解說。

他說:溪頭的杉林,是日本人砍伐台灣木材之後所栽種的。
因為每棵樹與樹之間的距離太過密集,因而這裡的樹木
衍生出一套適合生存的方式,就是不停的往上發展升高。
為什麼呢?
仔細一看,在低矮的高度是看不見葉子的,
起碼在人的高度是看不見一片葉子。
如果照射不到陽光,葉子無發進行光合作用,
那麼樹木就會死亡。
合理的,葉子因而生長在很高的地方。

因為,樹木也怕死。
這是自然界為了生存而發展的向上精神。

拉回到我現在的狀況,我坐在圖書館的六樓,正吸收著書香的精華。
很慘,我今天在這樣舒適的環境裡,夏眠了好一陣子。
我常常懷疑自己的向上精神,不是為了生存,只是為了一種精神層次。
很希望自己是把整座圖書館吃掉的人,可是我的表現卻像極了被野放在圖書館的豬。
也許,那個精神層次帶來的動機應該強烈一點,
例如:讀書造福人群、減緩地球毀滅的時間...

不過我還是拿起了書,做了筆記...,不信我可以把筆記post到網誌來,
但是仍然會懷疑這樣的行為,到底是為了什麼?
也許我應該把讀書這件事情看得單純一點。

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,讀書是否是一種向上的精神?
有什麼方法可以讓這種精神更堅定?

1 則留言:

ddjeak 提到...

尼采:[當一顆樹木要長的更高,接受更多的光明,那麼他的根就必須更深入黑暗。]

這句話或許是說,人需要更多的磨鍊,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天空。
但是,不妨換個角度想,在一片高聳的熱帶雨林中,每種植物扮演著重要的角色。我們又何嘗不是這樣,怎麼總得要去爭那名利。或許我只願意當個蕨類,靜靜的守護我所依賴的大樹,等我走到了盡頭,變成了大樹的養分,他或許會靠他的韌皮部,靜靜的,慢慢的,把我帶往他最高的那一片葉子。